江西省新余市科学技术协会欢迎您!
新闻阅读

徐振邦:一片深情藏沃土

日期:2014-04-29


  人物名片:
徐振邦,男,77岁,民盟委员,国家农技推广研究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政府津贴。曾任市老科协秘书长、副会长,市直农业分会会长。1998年退休后,仍潜心农业科研、农技推广和农村科普工作,现任市老科协科技服务宣讲团团长。

  先进事迹: 1995年,国务院颁发荣誉证书表彰其为我国农业技术事业作出的突出贡献;2003年,荣获“全省科普工作先进工作者”称号;2005年,中国科协授予其“全国农村科普工作先进个人”荣誉称号;2005年,中宣部、中央文明办、科技部等14个单位联合授予其“全国文化科技卫生‘三下乡’先进个人”荣誉称号;2008年,荣获首届“新余市突出贡献人才”称号……

  眼下,正是葡萄的开花期,也是生长的关键期,市老科协科技服务宣讲团团长徐振邦每天都奔波在我市大大小小的葡萄种植园,大家都亲切地称他“徐老”。这不,刚从分宜下乡回来,徐老又开始忙起了关于预防土壤重金属污染的课题研究。

  “老表需要,随叫随到”

  4月25日上午9点,记者如约来到徐老的办公室。此时,正好有人在向徐老请教问题,他便招呼记者先到隔壁会议室等候。大约过了1个小时,徐老这才得空,而这期间,共有4个人来找他帮忙。

  “老表需要,随叫随到。”徐老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不管是工作日还是节假日,只要有人打电话,徐老一定不会推辞,并且自掏车费坐公交车下乡,送技术上门。每年至少120天以上,都能在葡萄园里看到已过古稀之年的徐老忙碌的身影。在徐老用过的日记本上,几乎每页都可以看到他随手记下的天气情况及工作行程,有的寥寥几笔,有的密密麻麻,从潦草的字迹中不难看出当时下乡的急促。隔三差五地下乡并且到田间实地考察葡萄生长情况,及时给种植户提供技术支持,解决种植难题,在这些葡萄种植户的眼里,徐老就是他们的“大管家”!

  “磨破嘴,不如做给他们看”

  自幼生长在农村的徐老,对土地有着深厚的感情,对于当时农村的贫苦生活也有亲身体会。为了改变农村的贫困现状,当时的他决定报考农业。1955年,徐老以优异的成绩如愿考入江西省樟树农校。从那时起,他更坚定了从事农业的信念:要帮助农民走上一条致富路。“做给农民看、带着农民干、帮助农民富。”这句话是徐老的口头禅。徐老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关键就是要为民服务,8年的下乡蹲点,使他深有体会。

  2002年,市里决定在分宜县凤阳乡大路边村建立示范基地,委派徐老去做推广和实施。为了带动当地村民富起来,徐老可是没少花心思。在实地考察该村的土质和周边环境后,凭着几十年的专业和经验,他推荐村民种葡萄。但是,这对从来没有种过葡萄的大路边村村民来说是“无法接受”的。“种葡萄能赚多少钱?”“赔了怎么办?”从没种过葡萄的村民把一个个疑问抛给了徐老。

  “磨破嘴,不如做给他们看。”说干就干,徐老拿出了和老伴积攒多年的10万元积蓄,租了10亩地,创办了新特优品种科技示范园。渐渐地,葡萄园做得有声有色,有村民也“动心”了,拿出1亩地做实验。徐老组织村民进行培训,并邀请村民到自己的果园手把手地传授经验。就这样,大路边村从当年的56户106亩,发展到现在的220多户500多亩,该村成立了专业合作社,建立了母本园和精品苗木基地,还创建了自己的品牌,村民年人均收入翻了3倍。仅葡萄一项,就为该村村民增收达1000余万元,并带动了全市及周边地市的葡萄种植。

  “人这一辈子,要那么多钱做什么”

  这些年,经常会有人“质疑”徐老的所作所为:“你帮助这么多农民致了富,还免费给他们做技术指导,真傻!”每每听到这样的话,徐老总是会说:“我和老表同吃同住同劳动,就和亲人一样,他们只要找我,我肯定不收一分钱。再说,人这一辈子,要那么多钱做什么?”其实,徐老下乡不仅从来不收钱,还“倒贴”。

  2003年,也就是徐老在大路边村蹲点的时候,隔壁沔村的村民李火根经常到他的葡萄园学习种葡萄的技术。知道李火根想种葡萄,但一直没见他有什么动静。后来,徐老得知,李火根是个困难老党员,老伴身体不好,家中没什么积蓄,想种葡萄,但没好意思向徐老开口借钱。为了支持李火根,徐老主动拿出1万元帮他办起了葡萄园,并告诉他“啥时候有钱啥时候还”。到2007年,李火根的葡萄园创造了单产3000公斤、户均专项收入3万余元的高产高效益纪录。当李火根拿着当年借来的1万元本金和利息找到徐老时,徐老怎么也不肯收下利息。不知怎么报答恩人的李火根知道徐老爱吃红薯,就给他送了点红薯作为感谢。

  2009年,徐老正在市里开大会,沔村10多名村民敲锣打鼓地把一面锦旗送到了大会现场,以感谢无偿为民服务的徐老。

  “只要身体允许,我会一直干下去”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诗人艾青的这句诗用来形容徐老是再合适不过了。用徐老的话来讲就是“我这个人学历不高,当年是被破格晋升为国家农技推广研究员的。得了这么多荣誉,我就要回报社会。人嘛,要活到老,学到老,做到老。只要身体允许,我会一直干下去”。

  徐老退休后的生活,一个字便能概括,那就是“忙”。家人虽多次劝说要他安心养老,但没人能扛得住徐老的“执着”。除了那一皮箱的荣誉证书,徐老还有一个现代农业梦。为此,徐老一直在学习“充电”,每年订阅的农业资料就要花费好几百元。这些年,徐老一直在农业等多个领域做研究,其成果获奖的就有几十项。曾经,为了避免研究成果遭到破坏,在葡萄成熟期的七八月份,近40摄氏度的大热天,他寸步不离地守着果园。“夜里,山里蚊子很大,咬得人根本睡不着。”徐老说,每隔半个小时,他还要拿着手电筒起来巡逻一番。

  前不久,他所做的关于《预防土壤重金属污染的实验研究》的报告已经得到了市委书记刘捷的重要批示,下一步,徐老将就此展开一系列的工作。徐老说:“现代农业下的食品安全就是中国梦的其中一个。”

  扎根田间,他从未收过一分钱;免费服务,他收获更多的是充实。把农村当做家,把村民当亲人,徐老在用行动诠释着“爱岗敬业、无私奉献”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本文地址:show.aspx?id=465&cid=45,转载请注明出处。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