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省新余市科学技术协会欢迎您!
新闻阅读

湘麓深处,抚你风华(新余一中 王一竣)

日期:2019-07-30

湘麓深处,抚你风华

     ——记2019年夏湖南大学科学营分营



这是最后一天的营员日记了。

我摩挲着柔软的封皮,抚平洁白的纸角,执起笔,再是放下。千丝万绪涌上心头,只怕写得太温柔,书不成句,倒勾起浓稠的过往,又要沾湿了眼眶。

“曾经沧海,从此也许再不会有更好的七月。”


(一)湘麓

——麓山巍巍,湘水泱泱

长沙的阳光,从车窗外缓缓倾下来,在这群少年拘谨的脸庞间,氤氲开些许温柔。窗外,岳麓山下,湘水携着泥沙微微泛黄,从天边无比宽阔地涨起,没住了橘子洲隐隐约约的绿。

我并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分哪秒,真正踏入了这所传言中的千年学府。途中的风景并没有给我任何预兆。只记得车停下来,我下了车,再听见他们说:“早就到湖大了。”

湖南大学是没有校门的,而且也不设围墙,正印证了“宏开学府,济济沧沧”的名号。岳麓书院静卧在麓山东脚下,毛主席像高高屹立与峰并肩。数栋或新或旧的校楼,安然伫立在穿叉着的街角巷尾间,为各色招牌和人群所簇拥。

两位志愿者一前一后,带我们走过湖大交错的路,路砖很软,是深红色。蝉鸣充斥着夏季温热的空气,柏油马路上不时掠过几辆单车,载欣载奔,安静而透着活泼的欢愉。

路很长,我在慵懒的阳光下踱着步。路的对面可以望见宽而低的小山,像极了父亲踏实的肩膀,几幢五颜六色的房子缀在山间,彼此映衬得煞是好看。

路依然很长。只是前方那群漫步的少年们,已沉浸在陌生的街头,正梦想着未知的远方。    


(二)欲知

——了解且热爱生命的人是幸福的

湖南长沙,人类干细胞国家工程培育中心。我见证了生命和生命之间,那份原始而伟大的热爱与敬畏。

研究人员统一穿着白大褂,纯洁而神圣,脸上的平静应该源于内心的充实。他们了解生命,所以也就了解他们自己。

干细胞库,浅白的灯光静照在液氮罐表面,晕开柔柔的一层影。我好奇地抬手,指间触到的却是寒冷冰凉,直抵心扉——谁又能想象这样冰冷的身体,竟蕴藏着无数温热生命的希望?

生命的确是温热的。透过灰色的显微镜,卵细胞的真容完完整整地展现在眼前。它在动,也不知是在呼吸还是在轻笑;细胞内,物质暗暗地涌动,像人的心跳抑或是脉搏。这样的生命,既渺小又宏大万千,正骄傲地向世界宣告自己的存在。

储存精子的液氮罐被缓缓打开,奶白色的烟雾在半空中聚拢,又轻轻悄悄地散逝。整个房间都处在一种虚幻的真实中,也包括我自己,也包括这里一切未知的生命。

有什么东西,终于在心中绽放了。


(三)先生

——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实事求是,敢为人先。”

在名师讲堂上,我有幸见到了被冠以“大先生”之号的柳肃教授。

他顶着一头鹤白的发,穿着一尘不染的衫,风度翩翩地扶着讲台。

教授云淡风轻地微笑,点头,抬手,讲述巍巍故宫之始道,追忆岳麓书院百年的风霜雨雪,感叹唐朝建筑在华夏大地上的稀绝。他追古喻今,滔滔不绝;挂在领口的眼镜被他戴上又摘下,那瓶崭崭新新的矿泉水却仍静默地安放在手边。

他说他爱文物,爱古建筑。为了那条即将被经济热潮冲垮的古城墙,他曾东奔西走,上下呼号:“城墙若是被拆了就不再为城墙,纵使保存到博物馆里,也只能是一堆古砖。”

他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文人,却拥有傲骨侠风。为守护自己的信仰与民族的宝藏,随时可将宝刀出鞘,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在柳教授温和而坚毅的眉宇间,我觅到古历史的沉淀和新世纪的赠礼:在这个年代,先进并不意味着除旧,科学的蓬勃发展并不代表历史要在尘埃中长眠。我们一样可以在雕梁画栋间,享用最新科技的盛宴。

以史为鉴,古今共荣,何尝不是当代科学一种绝好的发展方向?

 

(四)入怀

——微斯人,吾谁与归?

“新余的朋友这边走。”

四队的每个人都会说这句话。在一团眼花缭乱的嘈杂中,它是最亲切的无形的牵引,让我拨开一簇又一簇的人群,回到他们的怀抱。

是的。不知何时,我早已习惯身边有这样一群人的陪伴。在湿漉漉的清晨早早集合,为了整队都能抢到六食堂最受欢迎的烧麦;在黑漆漆的夜晚紧紧相随,陌生的城市因为一尺外熟悉的背影才如此安心。

最后那场联欢晚会,因为主持,我没有和他们坐在一起,觉得自己像一只没有归属的帆,失去了方向感。

后台没有灯光,在一片纷乱的黑暗中,我急切地张望,终于寻觅到那群身影。他们的笑容和鼓励,永远都能让我忘记一切,迈步前行。

“谁不希望/总有这样一群人/于无声处/拥你入怀……”

我写的这句略为矫情的诗,终于正式地从大家口中获得了生命。在聚光灯下,在舞台中央,它竟似被赋予了催人泪下的魔力。这一瞬间的感动,亦不知埋下了我们多少铺垫和伏笔。

台下,有掌声如约而至。

短暂沉寂间,我目睹着淡黄色灯光无声地流淌,璀璨又温柔。像极了初见的那天,阳光正好,洒在他们脸上的模样。



(五)有期

——相聚离开,都是刚刚好

我很幸运,我们队是第一个来,最后一个走的。

记得来时的路还很漫长,行李箱上还慵懒地栖着橘黄色的阳光。可未曾念及当六天过去,在这颇为沉闷的雨后,时间走得如此轻快,竟来不及遮挽。

最后一次举着那面蓝色的营旗合照,最后一次和学长学姐拥抱,最后一次看着进站口外的镜头含着泪傻笑。我永远会记得他们曾说:“人生是一场遇见,愿我们都别错过;人生还是一场错过,愿我们都别蹉跎。”

我会记得湖大的骄阳和细雨,记得脚下每一寸红砖小路,记得大巴上每个人眼里温润的泪光。记得这里的一切亲爱的事、可爱的人,是他们给了我一个世界上最好的七月。

此去经年,何问归期?

初心无改,后会有期。 

 

 

江西省新余市第一中学   王一竣

 

本文地址:show.aspx?id=1766&cid=71,转载请注明出处。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